那些免費出國的日子|02 第一次飛行旅遊的震撼,泗水騎馬

「其實覺得一片漆黑的荒漠很美,因為地面上的景色都黑過於天空,相較之下天空成了深藍色,經過的那些人家門外都掛著一顆白色的燈泡,再過一陣子之後進入更荒涼的沙漠,回頭看看剛剛經過的那些地方,一顆顆燈泡變成遠方的亮光,純潔明亮,好像星星」

這是一系列關於畢業到現在「免費出國」的文章,分享了我進航空業、旅遊業、以及從事影像創作時所接觸到的旅遊與生活

 

當時泗水旅行完寫下的一段話,淡淡的描寫到今天回頭看都還是有一陣感動,有些畫面只有當下記錄才能留住細節和震撼,一個一輩子都沒計劃過要去的地方,就在這份工作時完成了踩點,我很享受這樣的被動旅行,從不認識到踏上這個地方,從沒興趣到它成為我寫下旅行時首要挑選的地點,放手接納一些不喜歡的事,好像往往會在生命中留下更重一點的份量

 

一開始的訓練機型是比較小一點的飛機,通常不會飛長程,頂多是兩天一夜的過夜班,第一次長天數航班是印尼泗水,由於班機不多,所以去和回之間還有三天空檔,這時候已經上線一陣子,壓力沒那麼大,可以好好的出去玩,在去程的飛機上學姊就相約要參加去看火山的Tour,那時沒做什麼功課,就答應了跟著大家一起去

 

這個行程特別的是,它都是在半夜進行的。從午夜十二點在飯店集合出發,一直抵達看日出的山上,最後吃完早餐回到飯店剛好滿滿的十二小時,早早就被提醒了要穿上厚衣服,在四季幾乎都炎熱的印尼攜帶著大衣好像格格不入,但帶著簡單的包包、禦寒衣物,我們坐上了稍微擁擠的廂型車,一行九個人踏上了這趟泗水騎馬之旅

 

外面漆黑的什麼都看不見,最後排的廂型車沒有頭靠墊,顛頗的車程想睡也睡不了,心裏也不禁對這趟旅程充滿疑問,一直到開始疲累,迷迷濛濛之中開始有了睡意,一整車東倒西歪的人頭晃著晃著,不知道開了多久,突然間車門打開,嚮導示意我們下車,以為終於到了目的地,沒想到只是換了交通工具,我們即將面對路面更不平坦的車程,人生第一次上了吉普車,分成兩台後面對面坐著,好似電影裡要去打仗的軍人

 

坐上吉普車以後,由於是面對面的座位,想看外面景觀便是從後方的窗戶,吉普車轟隆隆的引擎發動,我們遠離了原本接送我們的廂型車,停車的地方有著一排小房子,每個門口都擺了一盞白色的小燈,黑暗中看起來是一排微閃的白光,隨著吉普車顛頗的節奏晃呀晃的,突然腦中響起了在背包旅館時很喜歡的一首歌,逃跑計劃的夜空中最亮的星

 

每當我找不到存在的意義,每當我迷失在黑夜裡,夜空中最亮的星,請照亮我前行

 

當你對一個景色或當下發生的情節,想留在腦中時,就一直聽一首歌,歌會幫你留住那些記憶很久,就算回憶被沈澱以後,每每不小心聽到那首歌,就會把壓住的回憶突然拉到最清晰的位置,甚至連情緒都能感受到,這是百試不厭的方法,相信你們也有同樣經驗

 

約莫凌晨四點吉普車到了山口下,瞬間感受到寒冷的空氣襲來,一片黑漆漆的,已經看到有許多人在山腳下候著,我們跟著嚮導的腳步慢慢往上移動,大多都是一件衣服加上一件大衣的我們,竟然都不敵清晨的霧氣和山上的寒冷,每個人都冷得直發抖,許多人買了沙龍披在身上,但薄薄一層的沙龍對我們來說太不划算,還有當地人在現場出租大衣。跟著嚮導的介紹我們進了一家熟食店,在這裡可以點泡麵、炸香蕉、還有賣薑茶,沒什麼胃口的我們都點了薑茶,暖暖身子,許多人都坐在這裡等時間

 

接近日出之後我們慢慢挪動位子到可以看見日出的地方,風越來越大,連拿出相機的手都有些顫抖,霧起的明顯,太陽漸漸升起的過程中把雲霧染成橘紅色,這不是一個完美、萬里無雲的日出,當嚮導給我們看天氣晴朗時的日出照片,簡直相差了十萬八千里遠,但在一座一座山之間,帶有顏色的霧氣繚繞畫面仍在我的腦海裡,我們總追求著完美大自然的景觀,完美的日出、日落、萬里無雲的天空,殊不知跟人生一樣,不完美的機率總是比較高

 

「這樣也很美」我們一行人安慰著自己

 

大家帶著一點遺憾的心情,我們重新坐上吉普車前往火山口,一路上從伸手不見五指的風景變成了綠色蔭道,這才有了坐吉普車的興奮感,到了轉角嚮導甚至讓我們下來拍拍照,許多人拍的不是景,而是終於清晰的吉普車,把握這人生難得的機會當個吉普車女郎,大家在山上的某個角落玩的不亦樂乎

 

嚮導在一個空曠地放我們下車,所有的觀光客都在這裡轉乘小馬,嚮導會帶領大家去找自己的小馬,再坐上牠們前往火山口,老實說我不是太喜歡行程的這個部分,一路上看著小馬顛頗的腳步搖搖晃晃,走在陡峭的路上還得要爬斜坡,雖然馬隻自古以來就被當成了運輸工具,但看這畫面還是於心不忍

 

「每年都有許多人掉進這火山口」嚮導很認真的說

 

一眼望進像是無底洞的火山口,做的不是太堅固的防護圍欄,想著嚮導說的話真的是不無可能,心頭一涼便放慢了腳步,上來火山口後可以沿著走一圈,許多人會買祈福的小熊丟進洞口許願,整個山頭上充滿了觀光客,我沒0有買紀念品,雙手合十的對著火山口許了個願,實際說些什麼也忘記了,但當下不免疑惑到底是在向誰祈求?抬頭望望身邊的人,都閉著眼、認真地在訴說自己的故事,那樣的畫面很美,成了一種莫名浪漫的氛圍,閉上眼睛,自己也就覺得一定要留下一些什麼願望才能離開了

 

這趟泗水行成了我在飛行期間裡印象很深的一趟,無論是黑暗中搭乘吉普車、雲霧中看見太陽升起,又或最後在火山口期許時的畫面,到現在畫面都還是很清晰,心裡也很清楚可能人生不會再來這個地方了,那時的我最感到珍惜的,不是能出國的福利,而是能去到平時不會去的地方的機會,如今很多趟飛行都已記憶模糊,好險這趟還留著當時寫下的文字,可以帶回一些當時的畫面,腦子真的不大,有些感動要及時記錄下來,能夠在回頭看時回味當初的感動,還有人生曾經走過些什麼的痕跡

// 本系列持續連載中 //